布朗族主要信仰南传上作部佛教和原始宗教,信奉万物有灵。

由于独特的生活地域条件,布朗族被称作茶的民族,1700多年前,他们开始在南糯山一带种植茶树,此后布朗族在哪里定居,就在哪里种茶,至今,布朗族生活或者曾经生活过的地方,均保留有大面积的古茶园和古茶树。
西双版纳州一带的布朗族音乐保持了较为古朴的形态风貌,这里大部分村寨的布朗族民歌以本民族传统曲调为主,音乐风格古朴凝重,大多用傣语演唱,布朗语民歌在今天显得弥足珍贵。临沧、保山等地布朗族音乐则较多地受到了周围其他民族文化的影响,濒临失传

“宰”往往用于抒发孤寂忧伤的感情,“宰”的旋律优美,节奏自由,具有山歌风味,风俗歌、宗教歌、儿歌、劳动歌等许多内容的歌曲,都可以采用“宰”的曲调来唱。“拽”是一种说唱性古老歌调,其旋律和“宰”近似,但节奏比较紧凑。“索”原本是用于佛教节庆期间贺新年以及祭祀活动中的一个风俗歌歌种,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,老的索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逐渐产生了另立于老索调之外,采用弹唱形式的新索调歌群,歌曲的内容也随之发生了很大变化,包含了最近几十年出现的新民歌和大量情歌。